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首页 > 教育 >

教育

中华台北vs菲律宾金嗓子退市倒计时!喉片7年涨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陶书宁

“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广西金嗓子喉片。”这句广告语曾红极一时,金嗓子亦凭借大手笔广告营销,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规模极速扩张。但如今,它却行将退市。

在港交所上市七年的金嗓子,始终未能解决产品结构单一的问题,规模增长主要来自产品提价。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金嗓子历年财报发现,金嗓子喉片单盒产品售价从2014年的4.3元升至2020年的6.4元,提价幅度为48.83%,但其成本涨幅为36.36%。

今年10月29日,金嗓子公告称,要约人与其通过协议安排方式将金嗓子私有化,私有化价格为每股2.80港元。这一价格较金嗓子10月28日的收市价溢价3.7%。

金嗓子预期将在12月15日上午9时撤销股份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退市已进入倒计时。

创始人的逆袭

金嗓子及其创始人、董事长江佩珍都有着一段传奇的逆袭经历。

据传记作品《柳州女人江佩珍》记载,江佩珍1946年出生于广西平南一个贫困家庭,13岁辍学到柳州糖果二厂当学徒。柳州糖果二厂是金嗓子的前身。

江佩珍几乎月月超额完成任务,很快受到重用提拔,18岁就被推选为副厂长,33岁当选厂长。在江佩珍的带领下,柳州糖果二厂由一家地方小厂发展成行业领头羊,产品远销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和地区。1988年,该厂产值达9700多万元,10项经济指标排名同行第一。

1992年,柳州糖果二厂遭遇创办以来的最大危机。当年,因原材料不断上涨及仿冒产品冲击,工厂销售额急降。

生死关头,江佩珍拍板转型。当年,她带着厂里仅有的7万元,前往上海,向华东师范大学购买科研专利。在华东师范大学,江佩珍遇到了王耀发教授。因被江佩珍的企业家精神感动,王耀发把专治慢性咽喉炎的配方无偿赠送给了糖果厂。双方经过几次重新配比后,金嗓子喉宝面世。金嗓子还推出适用于缓解急性咽炎致使喉痛喉干的非处方药,即金嗓子喉片。这款产品一经面世便迅速大卖。为表示感谢,江佩珍在起初一直将王耀发的头像印制在产品包装上。

此后,江佩珍带着当时的领导班子自筹资金780万元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1998年,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和糖果二厂完成改制,合并为广西金嗓子股份有限公司,江佩珍及其儿子曾勇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为进一步打开市场,江佩珍背水一战,大胆拿出500万元在央视投放广告。随着那句搭配着足球巨星罗纳尔多的魔性广告词,金嗓子成为了一个广为人知的润喉糖品牌。

成功的营销推动金嗓子营收迅速增长。1996年,金嗓子营收破亿元,畅销全国。上世纪90年代末,金嗓子产值2亿元,跻身全国百强制药企业。

欧睿报告披露,以2014年零售额计算,金嗓子喉片、喉宝系列产品在中国五大咽喉产品企业的市场份额中占据首位,达到18.6%。后两位分别是桂林三金的西瓜霜含片、吉百利的何氏薄荷糖。

2015年7月,金嗓子终于登陆资本市场,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江佩珍以一记马踏飞燕式鸣锣显示了她的喜悦和雄心。

上市首日,金嗓子开盘于4.71港元/股,市值一度高达60亿港元。江佩珍亦跻身为亿万富豪。也从这一年开始,金嗓子公司旗下产品包装上的头像换成了江佩珍。

然而不想,这却成了金嗓子最后的辉煌。

董事长73岁成了老赖

2019年,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的一则限制消费令显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拖欠广告费5000余万元,而江佩珍作为金嗓子食品的实际控制人,成为“老赖”,被法院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当年,江佩珍已73岁。

此事缘起于金嗓子食品和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星空华文”)的广告纠纷。

2016年,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上市,为宣传该产品,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聘请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星空华文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上市传播项目提供《盖世音雄》节目植入策划服务。

同年,金嗓子食品与《盖世音雄》及《蒙面歌王第2季》达成合作,计划在两档节目中投放总额8000万元的广告。节目播出期间,金嗓子食品共支付1300万元,因不认可《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的收视率,金嗓子食品拒绝支付广告代理方星空华文剩余广告费。

之后,金嗓子食品遭星空华文起诉。经法院判定,金嗓子食品还应支付广告费5167万元。但此后,金嗓子食品拒不执行,星空华文向法院申请冻结其账户,却发现子公司只有100多万元资金,其余土地资产都在母公司名下。

不过根据天眼查最新信息,江佩珍已被撤销了限高令。

单一产品困局难解

2015年是金嗓子的业绩巅峰。公司2021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3.7亿元,净利润8150万元,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而2015年上半年,金嗓子营收近3.5亿元,净利润超9000万元。

金嗓子喉宝和金嗓子喉片,是金嗓子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这两款产品对公司营收贡献常年维持在九成左右。喉片产品盈利水平强劲,2014年至2020年的毛利率均保持在74%以上。该产品2019年的收入高达7.21亿元。

不过,实现这一增长主要依靠产品接二连三地提价。2013年,金嗓子把原先规格为20片/盒的经典版,“升级”为12片/盒的新版本,容量减少40%,而销售单价从4元/盒升至4.4元/盒。

此后,喉片提价不定期出现。时代周报记者查询金嗓子历年财报发现,从2014年到2020年,金嗓子喉片单盒产品的售价涨幅超过成本涨幅。

产品频繁提价,销量整体呈下滑态势。2015年至2020年,销量分别为1.29亿盒、1.24亿盒、1.01亿盒、1.04亿盒、1.13亿盒和0.91亿盒;年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6.49亿元降至2020年的5.82亿元。

为破解产品单一难题,金嗓子也曾发力多元化,但收效甚微。江佩珍在2015年就对外表态,金嗓子将以IPO为起点,力争在药品和快消领域实现双突破。

次年,金嗓子推出草本植物饮料,并乐观预估产品年销售额将达3.5亿元。为配合饮料产品拓展市场,金嗓子先后赞助《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等知名电视节目提高曝光率。

2016年全年,金嗓子销售及分销开支约3.19亿元,同比增长24.9%,费用大增即因公司推广草本饮料增加广告投放所致。

大手笔投入虽让公司“其他产品”收入在2016年大幅提升143.2%至4450万元,但随后这项收入持续下滑,到2019年仅为910万元。如今,市场已难寻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的身影。

2019年7月,金嗓子又推出金嗓子肠宝,最终仍以失败告终。

就目前情况而言,私有化或是金嗓子的最好归宿。退市后,金嗓子和江佩珍何去何从,时间终将给出答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曼联直播/隆尧/曼联直播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曼联直播/隆尧/曼联直播欢迎读者发表评论,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