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港 > 历史

玄天造化功 第八章 教训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6:33

玄天造化功 第八章 教训

“我的青勾剑!”

李一看到那本俊朗,下巴抬到天上的少年,突然哭嚎着冲了过来,抓起那把已经“耷拉”在地的青勾剑。

“小子,你陪我的剑来!”那人看到自己剑失去了灵性,以气御剑就要直取李一的性命。

叮……

天边突然又飞来一道光芒,将剑击开。

李一还是次看到修士之间的斗法,看的目不转睛之际,一个粗豪的嗓音响起了。

“秦莨你怎么做起欺负新弟子的事了。”

这声音浑厚无比,透出一股豪爽的气派来,让人情不自禁生出好感。

李一好奇地望了过去,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大叔”和几位大约十七八岁的男女少年走了过来。

那个被叫做秦莨的少年,被那粗豪大汉击开,面露不甘,但也不愿在这么多师兄弟面前折了面子。

便停住手,站在那里,脸涨红,眼睛却怒视着李一。

秦莨眼睛在李一身上狠狠地剐了一眼,转过头来对着来人道:“那也轮不到你陈霸管闲事。”秦莨嘴里这么说,身体没有动作。

陈霸对秦莨口里的威胁的话语似若未见,径直向李一走来。

“这位小兄弟,应该是新来的弟子吧。”那人站到秦莨和李一之间,挡住了秦莨的视线。

李一想着自己应该算新弟子吧,便开口道:“是啊,我不小心游荡到此处了。”

“可有推荐师门?”陈霸看到李一没有穿有玄天宗弟子的道袍,便开口道。

这个问题可把李一难道了,自己哪里知道投入师门,自己被那个路怒症的李成从飞剑上甩下来了,现在身份可是不明不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陈霸看李一愣着的样子,便知道他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便问道:“是谁带你来的。”

李一开口道:“好像是一个叫李成的师兄。”

陈霸听了李一的回答,思索了一阵,但也没有想到有叫李成的弟子。

便问向身边的同伴。这些人都是陈霸的好友,也是内院的弟子。无论内院外院弟子都有些小团体,一起外出完成任务探险。

陈霸为人豪爽,古道热肠,在内院弟子里颇有威信。

像秦莨这种脾气自然很少有人愿意和他自己组队,朋友也少。

可这群人议论一番也不知道李成是谁。

“小兄弟,我们好像都没听过李成,这可有些不好意思了。”陈霸有些无奈地对李一说道。

李一对这人完全不认识自己,就帮自己,心生感激。

“师兄言重了。师兄刚刚出手相救我已经很感激了。”

陈霸听完李一的话,笑容收敛,“小兄弟理解就好。那此事放过,你们为何有争执?”

刚刚那声音亲切如邻家大哥,现在声音却刚正不阿,自带一副威严。

李一知道陈霸这才是他真实性格,刚刚只是偏袒弱者,现在是铁面无私的姿态。

李一被陈霸的大眼盯着,竟情不自禁想把心里话说出来。

“这小子,不自量力!浅薄的修为便想查看真人留下的大道感悟,便出言提醒,没想到他却不领情……”

李一还没说呢,秦莨便抢先说了。可说了一半就被陈霸厉声打断了,“哼!然后你就要用剑取同门师弟的性命?丟的起我们内门弟子的脸吗!”

陈霸的话把秦莨说的一阵青一阵白,脸色憋的极为难看。因为陈霸说的没错,自己一个内门弟子出手欺辱一个新弟子,传出去了那是个巨大的笑话。

陈霸看着秦莨说道:“这样吧,你把他的衣袍碎了个干净,拿出点东西补偿。”

秦莨终于是忍不住了,对着陈霸吼道:“陈霸你别太过分了!”

没想到陈霸比他更凶,更霸道,“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你欺负新弟子还有脸了是吧。给你脸不要?”

秦莨本就是自傲之人,现在陈霸就是硬生生地把他脸给打碎了。

可他现在不是陈霸的对手,阴鸷的眼神看了眼陈霸。低垂着头,冷冷地撂下句话:陈霸,半年后见!

便扔下样东西走了。

秦莨离开时阴冷的眼神也被李一看到了,知道陈霸为自己树立了仇家。

正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陈霸从地上捡起块泛着光的石头扔到李一手中。

“这是你的。”陈霸又恢复了那种说笑的语气,开口道。

李一好奇地接住那块石头,那石头晶莹剔透,只不过似还有些灰泥混杂其中。

“这是什么?”李一握住那石头感觉自己手里便有丝丝凉意向手中沁入,好似手中握的不是石头而是冰块似的。

“这是一块灵石。”

“灵石?”李一望着这石头,顿时感觉不一样了。

“对的,灵气结晶便是灵石了,手握灵石修炼可以事半功倍。”陈霸也是很耐心地给李一讲解灵石的妙用。

“这算哪门子的灵石。”剑灵又在李一的脑海里开腔,颇为不屑道。

不过李一已经对剑灵的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了。

陈霸想到刚刚秦莨确实对李一起了杀心,心里有些疑惑,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李一识海里的剑灵把秦莨的灵剑变成了凡品。“对了,刚刚秦莨为什么对你突然痛下杀手?我还是次见他如此失态?”

“咳咳,我可能把他剑弄坏了。他好像对师兄你怀恨在心,师兄可要小心。”李一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他必须要告知陈霸自己做了什么。

“把他剑弄坏了?”陈霸知道秦莨用的是青勾剑,是中品灵器。

乃是秦莨师父黄风道人炼制的,怎么会被这个眼前这个没有灵力修为的李一弄坏的。

可秦莨的疯狂眼神也不似作假,心里也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师兄你要小心点。”因为刚刚秦莨分明是撂狠话了。

陈霸知道李一的意思,露出个微笑道:“不用担心,修道之人还惧怕挑战?任它妖魔鬼怪一并挡住就是了。我们刚上完早课,我现在便带你去宗门事物处,去查一下那个带你来的李成师兄。”

“好!”陈霸这番话豪气干云,李一也情不自禁地感染了。也知道自己说太多也没用,自己还是太弱了,下次找机会报答回去就是了。有恩必报,这是李一前世的准则,不过现在李一知道想在这世界生存下去还要加一条:有仇必血!

陈霸带着李一去了宗门事务处,路上并无人御剑飞行。李一疑惑之下,问了之后,才知道宗门内禁止御剑飞行。

一是对宗门内的前辈大不敬,二是宗门内如此多人,御剑速度太快容易出现事故。

当陈霸说这的时候,李一不住地点头,身为差点在空难里殒命的他对此深以为然。

到了宗门事务处,宗门片刻后便传唤了李成回来。

李成把李一弄丢了后,一直怨恨那个聒噪的李一,近也是心神不宁。

今日宗门传唤他,把他吓了一跳。以为东窗事发了。

等到了宗门事务处,见到站在陈霸身边的李一,顿时吓的差点喊了出来。

陈霸看到李成来了,便放心走了。

李成虽然疑惑,但还是带着李一登入在册。

不多时又带着李一兜兜转转,一路经过高屋建瓴,亭台楼榭的华美建筑,到了一栋茅草屋顶搭建的房屋面前。

一个胡子拉碴,浑身没有二两肉还要将衣襟敞开的家伙躺在一个藤椅上。头上戴着一顶草帽,嘴里咬着一根草杆,嘴角淌着口水,一副熟睡的样子。

“曲江!”李成对着那躺在椅子上之人大喝一声。

那藤椅上之人被这一声厉喝吓的身子一抖,草帽掉了,嘴角的口水拉成一条细长的银线,滴落在他的胸膛上。

李一本想对这人有所期待,没成想这人简直就是一泼皮模样。

那人帽子掉了下来,露出瘦不拉几的脸来,两撮眉毛也是稀稀拉拉,毫无精神。

李成看到那人醒了,似乎不想在这耽搁半分钟一样,伸出个令牌来,“曲江,我知道你们灵稻种植繁忙,便派了一新弟子加入你们。”

曲江的细眼朦胧的,正想看谁扰他美梦。没想到竟是李成。立马眉毛一拧,挤出个笑脸来,“原来是李成师兄啊。”

可李成却没有回话的意思,径直走了。

“呵呵,李成师兄慢走……”曲江哈着腰,一直目送着李成走出视线后,立马收直了身体,斜斜地瞥了一眼李一,“小子,你叫什么?”

娘的这人怎么变脸这么快,要是以前李一可能会忍气吞声,但他现在可是脱胎换骨了。

他现在不会让那扇窗户被人先打开的

玄天造化功  第八章 教训

李一的身体站的比曲江站的更直,开口道:“老子叫李一。”曲江对自己不尊重,那李一也不打算给他脸了。

“可以这次做的不错。”李一识海里的剑灵次为李一点了个赞。

“什么!你这小子反了天了。”那曲江淌着口水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新人怎么这么牛皮哄哄,次就敢顶撞他。这还了得,他还要不要威信了。

曲江撸起袖子,露出同样没有两两肉的手臂来。

“看来要给你一点教训了!”

贺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贺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贺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贺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贺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