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港 > 历史

九龙神鼎 第914章 追杀魔阳(一更)_a

发布时间:2020-01-18 03:59:27

九龙神鼎 第914章 追杀魔阳(一更)

“虽不知你用了什么手段抵挡住须弥纳息符中的寒毒,但我若是你,早在初就该逃跑,而不是留下来说风凉话!”耳龄冷冷笑道,他一边说,一边朝苏羽走去。

当距离苏羽十丈之时,眼神一凌,通体涌动狂猛的真气海浪,朝苏羽扑打而去。

如此磅礴的真气,当面冲一个六品飞仙发出,很可能直接被震慑住,动弹之力都无。

可惜,苏羽不是寻常的六品飞仙。

庞大真气笼罩下,苏羽神情自若,微笑而对。

直至耳龄杀到一丈内,他的手臂才闪过一抹碧绿光芒,一袭黑影突然出现,毫无征兆。

杀来的耳龄,大惊失色,想也不想脚尖一点,生生后退。

但,那黑影现身之后,以更为迅猛的速度追上去

,一把抓住了耳龄的肩膀。

在其惊骇中,另一只手掌无情拍在他头颅上。

一声闷响,耳龄头颅宛如西瓜一般,当场被拍碎。

紧接着,一道灵魂从劈裂的天灵盖中飞出,面容惊恐而怨恨:“啊!小贼,你耍y的!”

苏羽淡笑道:“彼此彼此。”

话音落下,双眼浮现一层层轮回的波纹,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物质层面毫不受影响,但灵魂体的耳龄,却仿佛承受无尽吸扯。

“魔阳,还愣着干什么,快救我!”耳龄惊恐大吼。

他们合作多年,多年来,都是他悄悄掩藏魔阳,并提供大量的修士,可以说对魔阳恩重如山。

但,迟迟得不到回应,因为魔阳早在胡晚归现身的刹那,就悄然溜走,极为狡诈。

至于耳龄生死,他丝毫未曾想过搭救。

“安心进来吧!”苏羽淡淡道,在耳龄不甘怒吼中,被摄入了灵魂空间。

无心查看他在灵魂空间内的状态,苏羽目光一闪,大手一招,将冰无心和公孙无邪的冻结的身躯收入九碧灵珠,紧接着名令胡晚归带着苏羽,飞快追逐魔阳。

此地是小城村,魔阳踪迹暴露之后无处藏身,一路逃入十万大山。

苏羽能感受到,目前的魔阳,刚刚经历过一次蜕变,正是虚弱的童子之身,修为大概有三品神主层次,与他叛逃宗门时相差无几。

但,他也能感受到,魔阳的气息正发生微妙变化,一丝一丝增强。

魔阳经此蜕变之后,全盛时期的实力,绝非眼前三品飞仙可比拟,必须趁早将其击杀,否则给他时间养精蓄锐,或者得到大量补养,迅速恢复全盛状态,该倒霉的就是苏羽。

半日后,苏羽终于训着魔阳气息,追上了他。

不过,他十分狡诈,运用了某种方法,同时在三个方向留下了气息。

苏羽淡淡一笑,运转银白之眸,眺望三个方向。

贯穿无数山河和阻碍,三个方向都被苏羽看穿。

其中深入十万大山深处方向的气息,乃是一只飞行妖兽,身上捆绑着魔阳的一截蜕皮。

另一处方向则是一条巨m,受到惊吓,夺路而逃,在它的胃中,有一段被吞下去的肢体,也是魔阳蜕皮之后的物体。

唯有通往十万大山之外的方向,苏羽没能看到尽头。

魔阳,很可能是选择逃出十万大山。

嘴角一勾,胡晚归携带苏羽,破空追逐。

再度追了一日,魔阳几度故技重施,欲要分散苏羽注意力,但都被苏羽看破,仿佛认准了魔阳,一路追杀。

又过半日,加上这一日,足足追杀了两日,几乎快离开十万大山。

苏羽终于在十万大山的边缘,一处悬崖附近,追上了魔阳。

此刻的魔阳,背后一对血色羽翼黯淡无光,失去灵性,魔阳本人脸色煞白,气息虚弱,明显损耗极大。

看来,他能在五品神主胡晚归的追杀下,坚持逃亡两日两夜,正是靠着这对血色羽翼。

魔阳靠在悬崖边沿,大声喘气,盯着苏羽,面露狞色,低沉道:“你是怎么追上我的!”

他蜕皮留下的躯体,从未丢弃过,就是用在逃亡时,迷惑敌人之用。

赤血宫内门强者,十年中持续追杀,其中不乏追踪气息的高手,可无一例外全追丢,,甚至因为追踪气息,落入了他精心设计的陷阱,原因就在这里。

令魔阳没有想到是,无往不利的分散气息手段,在这个才六品飞仙的小弟子手里,形同虚设,将他一路追杀到这里!

魔阳次感受到危机。

“区区一点气息,能瞒过谁?要我动手,还是自我了断?前者会很痛苦。”苏羽淡然道。

如此高高在上的*迫语气,令魔阳分外不舒服,这句话,往往是他对那些落入陷阱的赤血宫弟子所叙,今日却被苏羽用在他身上。

“小子,你杀了我有何用?那老东西许诺你三百万功勋,我可以承诺给你两千万晶石!有这么庞大的晶石,你何须留在赤血宫?在天涯城,想买什么资源就可以买到,这样岂不是更好?”魔阳眼珠一转。

苏羽淡淡道:“功勋对我而言,已经没用。”

一个不再回归宗门的人,还要功勋干什么?

“你答应了?”魔阳精光一闪。

苏羽摇摇头:“晶石我并不缺,不过,既然我接受了杀你的任务,既然能顺手完成,何乐不为?”

魔阳脸色一沉,咬牙道:“好,我知道今天逃不了,但能否告诉我,为什么须弥纳息符文,在你身上起不了作用?”

连血脉特殊的冰无心都中招,他无法想得通,苏羽是如何办到。

“哦,你说这个吗?”苏羽轻怕胸口,一枚紫红色的符篆渐渐浮现在胸口。

看上去,的确是紧贴着苏羽胸口,可里面的寒毒对苏羽怎会没有影响?

嗤啦――

苏羽轻描淡写将其撕下来,肌r与皮肤纹理间,若隐若现一层五光十色的薄膜,正是缺月三相丹的避毒作用。

“你早有准备?这么说,其实你早就看穿了耳龄?”魔阳低沉道。

苏羽负手点了点头。

“这个蠢货,死有余辜!伪装都露出马脚!”魔阳气恨道。

苏羽却道:“呵呵,我看穿他,可不是他露出马脚,恰恰相反,是伪装得太像!”

“我这个人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喜欢戒备过于热忱的人,耳龄恰恰是我戒备的对象。”苏羽道:“从帮助我们追查你下落,并盯住你,到帮助我们出谋划策如何伪装,令你不会警惕,再到取出珍贵的符文,帮助我们隐藏气息进入村中追查你,还亲自带我们来。”

“我们与他非亲非故,耳龄只凭一个希望我们回到宗门帮他美言的理由,就如此大费苦心帮助我们,说实话,我反而觉得,这是一个猎人,在循循善诱的引诱猎物上勾。”

前世在商海尔虞我诈,无事献殷情是苏羽忌讳。

凡人所赠,必有所谋。

冰无心和公孙无邪不算大意之人,为何中招?就是被耳龄带着节奏,不知不觉走入圈套,丝毫没有察觉。

以至于戴上了来历不明的符篆,而丝毫没有做防备。

魔阳长长一叹:“原来是这样!”

“我有一个问题。”魔阳说道。

苏羽点了点下巴:“恩,说吧,看在你这么努力拖延时间,想释放出必杀技的份上。”

闻言,魔阳眼皮猛跳,瞳孔一缩,面上却反笑道:“我到了这份上,难道还有什么活路吗?”

“哦,是吗,那你肚子里正在激活的一张符篆又是什么?”苏羽轻描淡写道。

魔阳心头骇然,他所谓的求一个死得瞑目,的确是拖延时间。

以此来催动暗藏在体内的符篆,想出其不意,将苏羽轰杀。

但刚刚激活,就被苏羽发现。

相隔肚皮,对方是怎么察觉到体内动静的?

一时间,魔阳有种错觉,此次追杀他的人,难应付的,不是那个凶悍,隐藏九品神主杀招的冰无心,而是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苏雨仙!

“给我死!”魔阳有种心惊r跳之感,被追杀十年之久,从来没有过这种处处被人看穿的可怕感,张嘴一喷,将肚子之中的符篆喷出,直s苏羽。

轰隆――

符文一经出现,立刻化作无穷爆裂火球,庞大的爆炸力,恍如五品神主全力一击。

胡晚归黑影一闪,取出一条长鞭,长鞭内渗透可怖火焰。

抽动之下,爆裂的火气,迅速被抽爆。

看似危险的一击,未曾给苏羽造成半点伤害。

魔阳看都没看结果一眼,一头扎入悬崖之下。

但,飞下没多久,头顶呼啸而来赫赫风声。

却是苏羽在魔阳跳下去的时候,立即追杀了过来。

魔阳不怒反喜,他忌惮的,乃是那个被c控的五品神主强者,至于苏羽,纵然诡异,可修为摆在这里,何足畏惧?

“小子,既然你对我穷追不舍,就休怪我狠辣无情!”魔阳厉吼一声,伸出手掌,掌心刺出一条雪白的骨刺!

骨刺恍如光柱一般,无限延长,眨眼间贯穿苏羽所在位置。

咻――

骨刺将空间刺得轻微晃动!

九州大陆的空间极为稳固,万象老怪才有撕开裂缝之力,后期神主才能勉强撼动空间。

这骨刺一击,不下于六品神主的d穿力。

苏羽暗暗凛然,魔阳的战力,果然不会低于六品神主,不能让他恢复过来!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
脉络舒通丸多久一疗程
舒筋活络外用抹药
勃起功能障碍能治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