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港 > 美食

河北邯郸出售超载月票友生命只是一张单程票

发布时间:2019-07-12 18:17:01

河北邯郸出售“超载月票” 友:生命只是一张单程票

购买“月票”就可以超载不被罚,这样的事发生在河北两县。早在2008年,河北省交通厅就曾规定治超人员不准以约定形式收取费用后允许车辆进行超限超载运输。新京报调查发现,在河北永年县和邯郸县,“月票”被货车司机称为“买路费”,永年县的路政、运管和治超站打包价为3200元,邯郸县价格是1550元。通过当地司机,新京报以1550元的价格,从邯郸县路政执法人员手中购买到一张“月票”。购买月票后,售卖的执法人员会登记车牌,超载上路被查后,只要出示“月票”,就可顺利通过,不受处罚。

[解读]

质疑

“超载月票”肥了谁的腰包?

对于“超载月票”,很多人从以罚代管的角度阐述,认为这充分反映出有些部门已经失去了基本伦理,手中的权力已经彻底变成牟利的工具。这样的分析和谴责是恰当的,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权力寻租。但仅仅从这一角度分析,还不足以解释全部。

事实上,“超载月票”的存在,对运输司机来说是有利的。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曾经播出节目《聚焦物流顽疾:物流堵在一公里》,节目披露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前年有媒体报道,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惠州市科协主席黄细花给全国两会提交了一份治理公路乱收费的建议,其中引用大同市交管部门做的一个试验:用红岩牌16吨载重汽车按照规定装载,从大同运往天津,一路上没有任何违规,但到目的地后却亏了3200元。

两个事实指向一点,物流成本太高了,高得让货运公司和司机已经难以生存。物流成本如此之高,你让货运司机如何不超载?反过来讲,如果物流成本没这么高,那么货运司机也就可能不必超载。当然,并不是说解决了高物流问题,就一定解决超载问题,但不解决高物流就很难解决超载。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互为表里,互相纠缠。

一定意义上讲,高物流成本甚至是各方面推动的结果,对各方面都有利:一方面,路桥公司从中获取了更高报酬;另一方面,交通部门即使不出售“超载月票”,也可以通过罚款创造效益;再一方面,货运司机为了应付增加的成本,大不了多装一点货。真正倒霉的是公共资源,多少好不容易修起来的路桥,就这样被超载破坏了;真正吃亏的是公共利益,公众要为高物流特别是高收费更多付出;真正影响的是经济社会,高物流直接挤占了效益、扩大了成本。

面对“超载月票”,不仅仅要从以罚代管上反思,还要从高物流成本上反思。这里折射的其实是一种“罚款经济”思路。只不过这种罚款经济,只对有些权力部门和路桥公司有利,而其损害的是公共利益,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未来。

提醒

权力自肥衍生的“怪胎”

文/李红军

真乃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过去人们只听说过坐公交车有月票,如今超载车辆也实行“月票”。目睹如此社会怪象,人们不禁要问:“超载月票”念得那门子“法律经”?

按说,车辆超载受到处罚此乃天经地义的事,可是有了“超载月票”这个“护身符”之后,所有的超载车辆就可以“一路绿灯”,这那里是在治理超载,分明在敛财。据悉,河北省的这两个县出售“超载月票”还有一些“潜规则”······只对内不对外。所谓的“对内”就是只对本地车辆实行这种“待遇”,外来车辆一旦发现超载,那是“罚你不商量”。他们缘何搞“内外有别”?原来里面另有隐情,他们怕事情败露后东窗事发。

对本地车辆而言,谁若不购买“超载月票”,当地交管部门是“见一次罚一次,超一吨罚50或者100”,如此算来,那些“超载车辆”觉得“有利可图”,于是乎纷纷购买。有了这个“超载月票”之后,超载司机们就可以大胆地“多拉快跑”,以便“票内损失票外补了”,殊不知,执法部门的公信力就在这种“超载月票”中被丧失殆尽。

“超载月票”是“罚款定指标”衍生的怪胎。一些交管部门缘何热衷于“超载月票”?说白了是为了完成上级的“罚款任务”。当下社会语境里,有些地方把罚款当成了“硬性任务”,甚至与每个人的奖金福利待遇挂钩,一些单位和个人为了完成上面分配的任务,这些人就在“如何罚款”上动脑筋,于是乎“超载月票”应运而生。谁曾想,实行这种“超载月票”之后,超载问题非但得不到根本的治理,反而愈演愈烈。一些经营业主一旦购买“超载月票”之后,纷纷对自己的车辆进行改装,有的超载量甚至达到了200%,由此造成了严重的安全隐患,或者刹车失灵,或者轮胎爆裂,酿成了严重的安全事故。为何一些地方货车交通事故频发,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讲与这种“超载月票”过多过滥颇有干系。

一辆车承载多少吨货物都有明确的规定,一旦超载就要卸载,只有这样,车辆在能在安全的道路上行驶,否则车辆“带病上路”成了常态,不出事故才怪哩!作为交管部门应该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法》的规定要求,严格稽查车辆吨位,岂能拿着法律当儿戏!道路交通管理法那一条那一款写着允许“超载月票”?这分明是为中饱私囊而设立的“项目”。

处罚不是目的,防止和避免超载车辆“带病上路”才是目的,而河北省永年县和和邯郸县的交管部门倒好,车辆违不违法,不是以“超不超载为标准”,而是以买没买“超载月票”为标准,以如此态度治理超载,只能是“越治理越乱”,如此,自肥的是交管部门,败坏的却是法律的神圣尊严。

“超载月票”是一种典型的“权力自肥”行为,在大理倡导依法治国的今天,必须对这种行为进行棒喝,否则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就无从谈起。

更多内容请点击:中经论坛友热议栏目

[page]

[观察]

欲治“超载月票”先治“超编执法”

文/任小康

“超载月票”不是什么新玩意,河南淮滨、鲁山,昆明五华区等地都曾出现过。而它也不过是道路执法经济的冰山一角,有媒体调查称,全国每年公路罚款高达2700亿元。超载月票,说到底是“以罚代管”的思维在作怪,其危害是不难预见的。

一方面,邯郸县等地的货车司机购买月票后,对超载更加无所顾忌,超载200%都没问题。众所周知,超载车辆控制能力降低,容易导致交通事故发生,这无疑给公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隐患。另一方面,增加物流成本。货车司机黄文经常来往沙河、永年和邯郸三地,超载月票一月花费7千元左右,其物流成本终会落到谁头上?你我都心知肚明。世界银行的调查显示,当前中国各种过路费以及各类罚款已高达运输企业成本的1/3,比发达国家要高出一倍左右,且已严重影响和波及到物价。

河北两县售卖超载月票,并不是光明正大地交易,而是只卖熟人不卖外地人,其遮遮掩掩的姿态似乎已经说明这个交易见不得光。观察超载月票的售卖过程,都是通过与当地执法人员的私下交易完成,而且价格还可以根据关系亲疏程度“打折”,很显然,这些售卖月票的收益难保不流入部门和个人腰包,依据执法权得到的罚款终变成了个人的收益,而不是公共利益。很显然,要揭开超载月票的“黑盖子”,靠媒体曝光然后“运动式”地自查自纠一番确实难以奏效,还得从根本上“对症下药”。

值得追问和关注的是,在永年、邯郸两县,运管部门、路政部门和治超站都在出售“超载月票”,明码标价,价格不等,运管处价格是600元,路政是1000元,治超站是2000元。一个治超工作,三个部门都想“利益均沾”,人人都想“分一杯羹”,那么三个部门里到底有多少人靠这些收入养活?是不是也有很多超编的浮官冗员需要用这些罚款支付工资?

去年媒体曝光河南信阳的淮滨等县市出售超载月票之后,当地非常“坦诚”:主要原因就是一部分治超站工作人员工资待遇没有着落,治超站只能靠罚款解决这些人的工资待遇,造成以罚养人问题。为此,去年以来,信阳积极推行治超机制改革,增加治超工作人员编制,淮滨县对治超人员定编定岗80人,息县也解决了241个治超工作人员编制。“杂牌部队”收编为“正规军”,冗余的机构和人员并没有减少,一个县的路政执法人员竟有数百人,“以罚养人”不过是变了一个花样,可见既得利益多么难以破除。

执法绝不能等同于“执罚”,执法更不能沦为执法经济。城管要靠罚款养活“临时工”,交警要靠罚款给“协警”发工资,如果一个县的治超工作也成为臃肿机构、浮官冗员的“衣食来源”,治超执法权就难免成为一台“提款机”,“超载月票”的创收花样就会不断翻新。

[微言大义]

@小小鱼:用这样的方式来管理,以后岂不是人人可以超载?

@鲲城大胖:生命只是一张单程票!一张可以超载的月票犹如一枚催命付啊!兄弟姐妹们,孰轻孰重?

@半个月亮终将圆--吴跃钢:查超载之目的是为了确保行车安全。然而,相关执法部门以“月票”方式放纵超载行为,从而达到“创收”之目的,实乃拿“行车安全”当儿戏!

@为群说税:当罚款成为生财之道时,就与抢劫无异了!

华声综合新华、人民等

三门峡哪专科医院治疗性病好
白山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吴忠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