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港 > 游戏

女司机因言语激怒坐车少年被勒死

发布时间:2019-05-26 02:48:01

女司机因言语激怒坐车少年被勒死

过度感把他推向不归路

文/杨素梅 张奕

提要:父母殷切的期望让16岁的少年背负起沉重的,一句“你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的话令他怒火冲天,用电线狠狠勒住了女司机的脖子……

非常故事:在父母的期待中成长

“在他被关押期间,父母曾来过一次,很多父母见到孩子会号啕大哭。令人奇怪的是,他的母亲却没有什么情绪表露,也不怎么说话,我们问一句她答一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刘云法官这样描述着,“我很少见到这样的母亲,居然不哭也不说话;他爸爸见到儿子也很平静,只是说‘你好好在里面改造’。”

他叫张超(化名),小伙子看起来端正稳重,16岁的年龄,却比同龄的孩子老成许多。与他对视的一霎那,张超眼睛里毫无躲闪的神色,大方地抬起头来静静地凝视我们,那平静如水的神情,很难和因冲动而“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联系在一起。

谈到他的父母,张超略有所思,似乎在整理复杂思绪,“爸妈其实很宠我,但我以前不懂事,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他们是爱我的。”张超深情地回忆道。父母身为农民,在城里打工很不容易,但在物质上从来不会亏待张超半分。张超七八岁时,为了让他受到好一点的教育,父母带着他投奔县城的爷爷家。

张超心存感激地回忆说:“爸妈有时候去我学校,看见县城的孩子穿名牌的运动鞋和时髦衣服,就问我想不想要,如果我想要,他们就马上给我买。所以,我在穿戴上,一点儿都看不出和县城的同学有什么差距,看不出我是山里农村来的。” 此时,他的眼中满是愧疚。

“我父母特别希望我快快长大,能承担起这个家。他们挺惯着我的,尤其在物质方面。但是在情感方面很淡漠,他们很少和我说话。有一段时间,我内心很孤独,就像留守儿童那样。”父母迫于生计打工挣钱,老实朴素的性格不擅于表达对儿子的感情,很少跟张超有心灵上的交流及对张超精神上的关怀。

“我的父母没什么文化,不如城里其他同学的家长懂得多,不能关心我内心在想什么,我心里有事也没法跟他们说,但他们能让我和城里孩子穿一样的球鞋,我也觉得他们为了我真挺不容易的。也就是近我才想明白了,他们是真的在乎我。我后来在北京实习,很少回家看他们,我一回家,他们就问我能不能多请两天假,不想让我那么快就走。有一次我没回家,我妈当时怀着我弟弟,就挺着大肚子在外面吧找我一夜,后来我们还为这事吵了一架。通过这件事,我知道他们真的很关心我。但我以前太不懂事了,一直没能体会到他们对我的感情。”张超遗憾而自责地说。

[1][2][3][4]下一页

厂房安全可靠性鉴定
体育木地板
回收中欣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